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三晉都市報:農民“鴿癡”成全國賽鴿名家

三晉都市報:農民“鴿癡”成全國賽鴿名家

出處: 職業賽鴿網 發布時間:2015-07-23 12:42

字體 背景顏色

太谷籍俊林


信鴿,和平、友誼、大愛的象征,古往今來,作為特殊的信使,它成為人類的朋友。上世紀90年代末,受國際信鴿比賽高額獎金和社會重視程度提高的影響和沖擊,賽鴿運動在我國如火如荼地興起。


太谷縣朝陽村農民籍俊林,十年前的一次率性而為,讓他成為鴿友中的佼佼者。借助各種國內國際性賽事,他從40萬鴿友中脫穎而出,入圍“中國賽鴿名家”百強。


中國每年的賽鴿總獎金已經突破了30個億,這項運動,究竟有什么魔力?籍俊林的經歷,讓更多的人分享賽鴿人快樂飛翔的人生。


菜鳥出手此鴿非彼鴿


每當悅耳的鴿哨聲盤旋在村子之上的晴空,籍俊林總會仰頭瞭望,親切、自豪、歡欣……是父親的幾十只鴿子,伴隨著籍俊林度過了艱辛而溫暖的童年。


籍俊林的信鴿情結,來自于父親所飼養的家鴿。


成年后的籍俊林,為了生計,曾四處奔波做工。1999年秋,他聽說太谷縣信鴿協會要舉行一次信鴿比賽,如得獎會有獎金。那天,他從父親的鴿籠里抓了三羽鴿子,直奔協會,交了鴿子,他方才知道參賽距離為500公里,除他之外,其他鴿友的鴿子都是訓練有素的信鴿。


賽鴿“菜鳥”籍俊林當年的舉動,成為其成名后的一大軼事。正是那個近乎奇跡般的結果,改變了他的人生軌跡。


一天后,鴿友們的信鴿紛紛歸巢。眾人皆認為籍俊林的家鴿已經迷路丟失,而籍俊林仍在翹首苦盼,他靠著門框,望著天空中鴿子回家的方向……一天,兩天,第三天,三羽家鴿中的兩羽風塵仆仆地從山東滕州飛回了家,它們是原配夫妻!


盡管沒拿到一分錢的獎金,但籍俊林卻深深被這對鴿子感動。“此鴿非彼鴿”,然而,此鴿創造的奇跡,仿佛是人生路上的一次契機,讓籍俊林喜歡上了賽鴿這項運動。


2000年,籍俊林做廢鐵生意,收獲了人生的第一桶金。恰逢歐洲進口種鴿大量涌入中國,中國的國際性賽鴿比賽正逐漸升溫。


對信鴿動了心思的他,拿著錢四處尋訪賽鴿名家,上北京,下西安,到上海,每到一處,他都虛心求教并關注國內信鴿界的發展動態。


2002年,通過鴿友介紹,籍俊林去北京一些知名信鴿公棚淘信鴿。“金母5名”(以下簡稱金母),就是該次出行淘到的一只賽鴿,曾獲得過北京中國品牌賽事愛亞卡普國際公棚決賽的第五名。金母,意為下金蛋的鴿子,正是這只極富傳奇色彩的“金母”,為籍俊林以后的賽鴿比賽奠定了基礎。


如今,10歲的太谷“金母”聲名遠播,總有鴿友慕名來訪。想當初,籍俊林與她結緣時,她還不到一歲。“她是歐洲著名的詹森血統,那時剛剛比賽結束,鴿子是結伴飛行的,第一撥回來正好是5羽,她是最后一個進棚,所以只獲得了第5名。5只鴿子里,數她最瘦小,但機靈勁十足。當時一起落下的一只公鴿子要啄她,她已經飛了將近8小時之久,還能機靈躲開。無論身姿還是氣宇,第一眼見她,我就被她深深吸引住了。第二天舉行拍賣會,拍賣到她時,我舉著拍賣牌說什么也不放,心想:不管多少錢,我也要定了。怕帶的三萬塊錢不夠,我還提前跟朋友借了錢做預備。”買上了“金母”,籍俊林又為她找了一個比賽排名70余名的荷蘭血統的丈夫,起名為“荷蘭戰神”。


這對夫妻,接下來的戰績證實了籍俊林的眼力,回太谷后,第一窩就出了“5朵金花”。


2003年的一次國際性信鴿比賽中,金母的5個孩子分別拿到了亞軍,季軍,11名,13名,79名。別小看了這排名靠后的名次,就連第79名,也有獎金3萬元左右。最令人叫絕的是,像這樣同一對鴿子,一年出5羽雛鴿全部在公棚得大獎的幾率,不到萬分之一。“金母的兒孫們個個都很優秀,這一搏,讓我在10年間,只贏不輸。當時能把金母帶回太谷,是我這輩子最大的榮幸之一。她是我們家的財神爺。”籍俊林含蓄地說。


牽腸掛肚人鴿情至深


“金母”的非凡表現,讓籍俊林愛不釋手,他記得她每一次的喜怒哀愁,而最銘心的莫過那次命在旦夕的“搶救”!


2003年冬,金母在鴿棚里飛動時,不慎翅膀被折,傷處毛囊發炎,形成一個膿包,籍俊林嘗試了各種治療方式,都不奏效。這時的金母,已然失去了往日神采,精神萎靡。籍俊林心急火燎地將金母帶到了太谷農大,農大教授一聽此鴿如此金貴,一時膽怯,拒絕為金母治療。籍俊林只好把金母帶回家,眼看著金母呼吸漸弱,他急得手足無措。情急之下,他開車將金母帶到了晉中第二人民醫院。


人來人往的醫院,籍俊林一臉焦急,為一只鴿子掛了號,要找最好的大夫為一只鴿子治病,真是聞所未聞的奇事一樁,還引來了很多人側目圍觀。


被醫生拒絕的籍俊林突然想到了一個人,他曾經是二院的專家。天無絕人之路,在這位專家醫師開設的外科醫院里,籍俊林在患者家屬同意書上簽好字后,鴿子被帶入手術室……


半個小時后,“金母”下了手術臺,醫生為金母注射了麻藥,做了病灶切除手術,涂上了最昂貴的止血藥。


籍俊林帶著金母回了家,可是,金母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時候已悄然閉合,難道說金母過不了這一關?籍俊林心疼欲裂,幾近崩潰。他將身體沁涼的金母放在手心中,帶到爐子旁烘著,一邊細細端詳,一邊不自禁地淚珠滾落。豈料,一個小時后,在籍俊林手心中的金母睜開了眼睛,她顫顫巍巍地抬起了頭,帶著絲疲倦,望著籍俊林,“咕咕”地叫了聲,算是和他打了個招呼。


金母復活了,籍俊林家中歡騰一片。從此,每年過冬天,籍的愛人都要將金母從鴿棚帶離,放到家中陽臺上悉心照料,生怕她有一點閃失。


賽事奪冠個中幾多苦


行內用“有人一夜暴富,有人家財喪盡”形容賽鴿場上的風云莫測。


2004年,北京賽鴿“三套馬車”之一的飆友公棚500公里賽事,國內外高手云集,籍俊林的鴿子飛了一個第四名,與冠軍同時落棚,差了零點幾秒,他贏得了13萬元獎金。2006年,籍俊林交往北京惠強公棚三羽賽鴿參加世界賽鴿錦標賽,有兩羽取得了好成績,世錦賽選拔賽19名,團體10名成員之一,23萬元獎金收入囊中。2010年,北京惠強500公里賽事上,籍俊林的鴿子飛了個17名。


在籍俊林公棚所在地的墻上擺滿了各種獎杯,讓人嘆為觀止。


10年來,籍俊林在山西賽鴿比賽中頻頻得冠獲獎,自不贅言。鴿友說籍俊林是光贏不輸。賽鴿入公棚參加比賽總要繳納一定的費用,如果得不了名次,這個費用就打了水漂。大多鴿友,每年引種、繳納參賽費,得獎數額不是相抵持平就是虧損,最好的是少有盈余。


對此,籍俊林說自己全靠的是運氣:“別人和我付出一樣多,我收獲的比別人多。”


每年春天地氣上浮的時候,他要給母鴿挑選配偶,為了保護母鴿,孵化三到四窩,就要節育。信鴿體內有寄生蟲滋生,需要定期除蟲打疫苗,有的信鴿經過一個冬天的喂養脂肪會超重,還需要為它制定減肥計劃。事無巨細,事事操心打理。“當我看見它們在天空中自由翱翔時,我的心就像是和它們在一起飛,非常歡暢;當它們比賽回來,尤其是它們在天空中收翅,向著鴿棚扎下來的瞬間,我能清楚地聽到我激動的心跳。”籍俊林描述著。


心愛的鴿子生病后,籍俊林會躲在鴿舍的暗處自責,是自己照顧得不夠周到。很多名貴的鴿子在賽程中,受地磁影響迷失方向回不了家。還有被暴風雨摧殘丟失的,有被老鷹或者捕鳥網捕走的,各種情況導致信鴿無法歸巢的不一而足。財產損失還是其次,每逢遇到這樣的情況,籍俊林心里揪疼,那只不知所蹤的鴿子,是缺憾,也是一份久久不散的惦念。


前年,籍俊林引得一只荷蘭血統名鴿。一次開籠,這只鴿子沖天而飛,漸漸地成了一個小小的句號,再也沒有回來。就這樣,大幾萬元泡了湯。


感悟人生志當存高遠


每年,鴿友們都在引種,很多鴿友朝圣一樣前往北京、歐洲“淘寶”,成交價高達幾十萬,甚至上百萬元。籍俊林也不例外。籍俊林頻頻出現在一些國際性的賽事上,參加比賽的同時,也要物色一些名品賽鴿回來。


2002年,籍俊林淘來的一只凡王路易血統信鴿。當月就在太谷縣信鴿700公里比賽中試飛,早上5時放飛,下午4時,一只鴿子劃著美麗的弧線降落在公棚上,這只鴿子渾身塵土,看不出顏色來,一副疲憊不堪的模樣,那是籍俊林的鴿子,這只鴿子創造了太谷信鴿史上700公里當日歸巢的紀錄。


一次次出手,一次次身手不凡。但真正的“鎮棚之鴿”還沒有出現。“金母”隨著子孫們的成績卓然而愈顯尊貴,但廉頗老矣,籍俊林需要再次引種母鴿。


終于,機會來了。2010年,一位比利時鉆石商看到中國賽鴿市場紅火,第一次將自己的信鴿帶到中國試拍。眾鴿中,籍俊林慧眼識珠,相中了一只鴿子,這只母鴿是2010年比利時信鴿國家賽的冠軍,一如相中“金母”時的情景,籍俊林手捧此鴿,喜不自勝,不再撒手,一旁的朋友趕緊趁熱打鐵地和翻譯砍價,不承想,翻譯是位實習的新手,這樣一來,與鉆石商溝通成了問題。籍俊林和朋友故作沉穩地,仗著打手勢和鉆石商搞定了價錢,將這只母鴿帶回太谷。“果然不出我所料,回來一查資料,才發現她的母親在2009年比利時‘拉索特年’國家賽上也是冠軍。大家都羨慕我眼光好,問我有什么訣竅。我引種時,主要依托技術要件,再就是憑感覺,這個鴿子骨架流線好,肌肉結實,神清氣爽。對,就是她了,沒錯的。”籍俊林的運氣歷來不錯,這只種鴿不負重望,今年育的雛鴿,個個都有“冠軍范兒”。“未來10年就靠它完成超越了!”籍俊林胸有成竹。


每天陪著鴿子,看著它飛翔,看著它回巢,看著它打理羽毛,看著它“成親”,看著它孵化幼子……一幕幕美好的情景都讓籍俊林心生平和溫暖。然而,性格柔順的信鴿,在賽場上卻勇往直前,爭分奪秒。無數次,賽鴿逆著暴風雨歸巢的情景打濕籍俊林的雙眼,這樣的鳥兒怎能不讓人喜歡?他不止一次審視自己,調整著自己的人生高度。“以前沒有進入這個圈子,總覺著養信鴿的都是閑人,實際上,我現在接觸的同行,個個都是大老板,個個都是文化涵養深厚的人,他們品茶論道,廣交朋友,從不計較個人得失。養信鴿,成了一種個人愛好、人生樂趣,沒有人將信鴿當作是賺錢之道。”


籍俊林深感,賽鴿給予了他太多的人生感悟,已經與他的生命不可分割。而他對賽鴿的輸贏,也愈來愈看淡,賽鴿,成為他生活樂趣的源泉,如此而已。(圖片由受訪人提供)


國內信鴿界專業撰稿人武書泉先生介紹:中國目前正成為世界上信鴿比賽最火爆的國家,現在像籍俊林這樣的“鴿癡”非常多,隨著賽鴿興起,中國的個別信鴿職業教練年薪已經突破30萬元人民幣,一個信鴿撐起了數十億的產業鏈,這大大超出了界外人的想象。今天我國已有賽鴿人口四十萬,有比賽公棚400余家,大小各級別信鴿協會和俱樂部難以計數。


2015年,中國要舉辦第三十四屆國際鴿聯奧林匹克大會。籍俊林期待著更多人的加入,也希望更多的人真正喜歡上這項運動。


本報記者 高 輝

鴿友評論

提交

請勿提交非法信息和廣告,違反者查封ID,謝謝合作~

    玄武电子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