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資訊 > 專訪南京金陵八號夏超先生(圖)

專訪南京金陵八號夏超先生(圖)

出處: 職業賽鴿網 發布時間:2015-07-23 13:17

字體 背景顏色

專訪我國著名賽鴿家:南京金陵八號夏超先生

    加強海峽兩岸民間的文化交流、促進兩岸和平統一、促進兩岸賽鴿界的往來是我們每位中華鴿界同仁的責任。海峽兩岸友誼賽鴿和放飛臺灣這二項利國利民的信鴿比賽項目公布后,已有許多協會、俱樂部報名參加比賽。聯系電話:15169660127,執行長:宮建民。

    五月六日,亞洲鴿協秘書長徐明光先生拜訪了南京市三位信鴿協會會長:韓寧馨先生、王志強先生、戴春茂先生及我國著名養鴿家金陵八號夏超先生。

    夏超先生兄弟三人,在二哥廈俊十二歲時就帶領年幼的弟弟養鴿。隨著年齡的成長、事業有建,夏俊、夏超這對兄弟在南京鴿界嶄露頭角。1989年全國二千公里聯翔獲季軍,500公里、1000公里、1500公里、2000公里賽鴿獲得優勝名次不勝枚舉。并且在南京開辦起了賽鴿俱樂部,首次在南京鴿界推廣使用GPS電子掃描踏板,多次出資贊助南京市信鴿協會的比賽,就像三位南京市會長講的那樣:夏超對南京市的信鴿事業發展起了主要推動作用。

    90年代,夏超先生開始引進歐洲賽鴿,2012年一年就引入了歐洲原環種鴿242只,近期又去喬斯托內先生家引進了十二只。喬斯托內先生不解地問夏超:夏先生,我現在棚中最好種鴿的爺爺輩都早已在你金陵八號鴿舍了,為什么還需要它們的后輩們?

    夏先生至今已經投入了近千萬元,引進了800多只歐洲名家種鴿,每年輸出、支援各地鴿友的種鴿達1500只左右,各個比賽距離中各地鴿友獲獎得勝報喜之聲絡繹不絕。

    十年前的中國大陸鴿界吹來了一股所謂向世界接軌即實際是“短、平、快”之風,一些懷有目的之人,送鴿送禮,利用我國鴿界當時的所謂有名之士,帶領進行改革賽鴿賽制,甚至是當時二千公里聯翔冠軍獲得者,也被這股勢力利用,將其推到前臺搞“短、平、快”,從而也否定了自己。我不否定“短、平、快”,但否定了我國中遠、超遠程的賽事,把我國的賽鴿發展方向帶入了歧途,這是失敗的。

    所謂的這些改變者、有識之士,實際是“井底之蛙”,你知道賽鴿講究的應該是什么?是賽鴿文化,而不是發展到現在的“賭性”文化。你認為歐洲每年著名的巴塞羅那國際賽只是1000公里的比賽嗎?否!1000公里、1500公里、2000公里同時、同地點放鴿比賽。這說明這些鴿界所謂的改革者并沒有文化的底蘊。

    我多次帶領臺灣寶島的鴿界朋友拜訪江蘇無錫的許永昌先生,他深受我們海峽兩岸鴿界愛戴,他作為一名老書記,深明大義,多次將最好的種鴿、種蛋無償地支援給我們寶島的朋友。許先生今年在公棚預賽中又獲冠軍,多年來,在公棚賽500公里、1000公里、1500公里、2000公里甚至3000公里都是大贏家。像南通的沈逸先生,昆山的曹建忠先生、王建昆先生,無錫的俞錦瑞、葉小平先生,上海的嚴國平先生等等這些鴿界的朋友,不論是短程賽、公棚賽,還是遠程賽,都在平衡發展、培育、比賽。

    嚴國平先生是上海屈指可數的賽鴿高手,去年在上海市二千公里大獎賽中是第一個賽鴿歸巢的鴿主,并且是上海市歸巢羽數最多者。在今年的上海市1000公里大獎賽參賽羽數達11000只之多的情況下,嚴國平先生又榮獲上海市35名,并且創造了在冠軍歸巢日共歸六羽的好成績。這些鴿界同仁才是中國賽鴿界的脊梁。短、中、遠綜合發展才是方向,而不只是“短、平、快”的賭性文化。

    我的朋友、華僑協會會長戴永紅先生是一位活躍在政界的知名人士,同時也是鐵桿的賽鴿迷。據戴先生講:五月二十四,日本兩大地區鴿會放飛1000公里,至第四天才歸二羽。韓國、菲律賓等這些國際友人,在我談到我們的遠程鴿、超遠程鴿時,我感覺到他們的眼睛在放“綠光”,而不是羨慕我們的“短、平、快”!

    中:亞洲鴿協秘書長徐明光先生(臺灣);右二:南京市信鴿協會會長韓寧馨先生;左二:南京市信鴿協會會長王志強先生;右一:南京市信鴿協會會長戴春茂先生;左一:著名賽鴿家金陵八號夏超先生。

右:夏俊先生 左:夏超先生


   

鴿友評論

提交

請勿提交非法信息和廣告,違反者查封ID,謝謝合作~

    玄武电子游戏